那个一直很稳的胖子,也败给了贫穷

胖山,92年生,排行老二,为人稳重。四年级时,父亲死在矿上。

我喜欢坐胖山的摩托车,他开车时并不是像常人一样握住车把,而是整个手搭在车把上,用手腕顶住,无论是启动还是刹车都很稳,过弯过坑都很顺,给人带来一种安全感。

在球场上,胖山是一个灵活的胖子,要球的时候,喜欢竖起食指在自己头顶上划圈圈。他的球风跟人一样稳,喜欢靠着自己身体一步一步地推进去。哪怕有时打出异常惊艳的配合,观众在喝彩,队友在嘶吼,他也只是撩起衣领擦着脸轻快地跑向中场而已。他有一双蓝色球鞋,每次打球前后,都会在旁边的水房里用手勺水浇到鞋面上,再蹲下身去细细地抹干净。

初三毕业后胖山没考上重点高中,又不愿意去职校,就跟着村里的人到厂里学做工模,“日夜叮叮当当跟打铁一样”。村里刚出去的少年大多要浪荡几年,换几份工作才能定下来,而他一进厂里便稳住了,至今没换过工作。

他家盖房子,通往他家的路太窄,进不了拖拉机,所有的水泥和沙石都是他用斗车一车车运回去的。从敲石子、捞沙到挖地基、砌墙,断断续续建了有两年。房子建好后的那年,我们到他家去逛新房,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夸他的新房漂亮,他只微笑地举起手里的劲酒说:“喝!”

新房建好没多久,胖山就带了个外省女孩回来,同学们听到消息后都笑着问他:“哈!听说你带老婆回来了?叻啊!”胖山一脸正经地说:“没,女朋友,回来让家里人看下。”

往后两年,他女朋友每年都回胖山家过年。只是每年回来的时候都待在家里,极少出门。我们一班同学常在夜里一起去行大路,每次都有人让胖山把老婆带出来,但每次胖山都只是笑笑,女同学说:“你不怕阿嫂一个人在家无聊啊?”胖山说:“没事,有电视。”同学们都笑了,说他在家里藏了个宝贝。

胖山跟女朋友结婚前一年,家里唯一的哥哥说要出去赚大钱,去了北方。期间打过几次电话跟家人要钱,后来大家才知道他哥是做传销去了。胖山的母亲是个从不大声说话的女人,找亲戚只是默默地哭。胖山回来凑了几次钱,跟亲戚一起去了河北,又去了北京,最后好不容易将哥哥找了回来,但没多久哥哥又偷偷跑了。

“找回来又走,被人洗脑了,你有办法找的吗?”胖山摊着手对旁人道。

“想钱想的喔,一时头脑转不过窍来,等转过来了自己就回来了。”有人安慰道。

胖山的婚礼是年中在老家摆的,除了长竿和少数几个经常跟胖山一起的同学之外,大多数同学都没能赶回去。大家约好了等过年时人齐,再一起去贺贺。

同学们去贺的那天,胖山说礼金全买烟花,打完,打旺一点!那天夜里,全村的人都站在门口抬头望胖山家的烟花。

随后,胖山的女儿出世了。那年几个男同学一起打麻将,胖山总会接到电话,不是老婆的就是妈的,胖山挂完电话便说:“打完这把不打了,小孩子跟人。”

每年一群人去胖山家玩的时候,胖山的老婆都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出来,房间门正对着客厅,但她从来没出来跟大家打招呼。有同学进去逗孩子,她也只是笑笑。二人的沟通方式很微妙,胖山老婆将房门关上的时候,不一会儿胖山便会进房去,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就会拿着奶瓶冲奶粉,门也顺手打开了,门再关上的时候,胖山又会进去。我从没听过她叫胖山的名字,但两人的对话总是很轻柔。

我以为他们夫妻两肯定不会吵架,直到有一天,我和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在网吧打游戏。朋友接到一个电话,通话中提到了我,我问是谁,他说,胖山,问我要不要打声招呼,说完便直接把电话递给了我

我接过电话,电话那边的胖山显然没预料到这一幕,语气听起来像是偷偷做什么被人撞破了似的,满是尴尬。而朋友则在旁边不断地比手势,示意我赶快挂电话。我客套了几句,便以在打游戏为由挂了,问朋友怎么回事,“能怎么回事,又借钱咯!”

“胖山喔,我记得他生活还可以的啊。”

“可以什么啊!隔一两个月就打电话借钱的,你都不知道!一没钱老婆就要吵架,一吵架就打电话给我,我还吃斋呢!”

“不会吧,我记得她老婆还不错的啊……”

“人家吵架要给你看到来?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直以来都这样啊,一没钱就吵死口唠……是这样的,你转天生了细佬哥也会这样的。”朋友点起一根烟,笑眯眯地跟我要打火机。

“说得你生过一样。不会的,还是看人的。”

“不会?转日你就知道。”

前段时间,因为回市里办事,我又约了朋友在网吧。“胖山老婆走了,你知道吗?”朋友问我。

“不会吧!真的假的?”我很惊讶。

“早都走了,只不过他不讲。”

“都这么多年了,为什么走啊?”

“还能因为什么,不就没钱嘛,胖山又赌,要走你有什么办法。”

“胖山?我记得他不怎么赌的啊?”

“嘿!我们那边的后生没几个不赌的,个个都差不多,日夜发钱梦,一有时间也是在麻将台的。”

尽管朋友言之凿凿,但我还是不大相信,毕竟印象中的胖山一直都是很“稳”的。网吧里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里,夹杂着混乱而急速的撕喊,“开开开开!捡枪捡枪……舔我舔我!操!”朋友放在键盘上的手夹着烟,烟灰不时抖进键盘里。

可我还是想不明白胖山的事。“什么时候的事了?”

“反正很久了。”

“细佬哥呢?”

“扔给胖山他妈咯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